米罗本命
妙米党 米受,不逆

辛:大哥哥,你是谁?

米:我叫米罗,是个战士。

辛:战士——我能看出来大哥哥是个战士,因为你的脸上和身上都有伤痕和血污。

米:那是冥河吗?我就暂且用那冥河的水清洗血迹吧。

辛:洗不掉的。

米:你又是谁?

辛:我是辛慕尔。

米:你看到我这浑身是血的样子不害怕吗?

辛:我刚到这里时,一开始还怕,后来就不怕了。我在这里呆了十五年。

米:十五年!可怜的小妹妹,你一定有深重的执念,十五年来都不渡过那河。

辛:我在等我的哥哥。(端详米罗)我猜测你是个圣斗士。对吗?

米:你是个了不得的小姑娘。不过,你是如何猜出来的?

辛:只有圣斗士拥有这么多刻骨的伤痕,只有圣斗士拥有这样坚定明亮的眼...

笑死了

有些小公举觉得整个世界就要绕她转,别人一定要听她的批评,别人干嘛听你的批评啊?写文又不是给你写的,你给我挑错,我就必须乖乖改错?你又不是我老板,不过给钱的话我还能考虑下(一个字2300)

“母亲是太阳,是月亮,是一切在天穹上闪耀的事物。在我遇到死亡的深渊时,这光芒能给予我生存的力量。母亲的形象甚至成为了我心中的一种图腾……在海底,在那个神秘的世界长眠的母亲,仿佛散发着一股辽远的月季的清香味儿,吸引着我不断向她靠近。可是空气……您知道,没有太阳我还可以苟活,但没有空气却能将人逼向死亡,一直以来我都把老师的爱认为是理所应当的,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,失去了老师,我简直无法呼吸。”
“你只需要铭记他的精神,将它融入你的血肉,在暴风雪里,秉持着这种精神,你要无所畏惧地前进。如果一个人在死之前就做好了主动赴死的觉悟,就不需要为他沉浸在悲伤的悼念中。”


【11.8生贺】米罗的奶头

一件杂兵服,在夜晚被卷上去,露出底下久经阳光洗礼的、厚实的胸板,两颗红色的乳头长在上面,周围洇着两圈淡红的乳晕,柔软、幼嫩,就像红红的嘴唇。鬓角的卷发不小心拂到了左边的乳头,立刻,它就像被打扰的小动物一样,紧张地探出脑袋来,乳晕缩小了,形成深色的皱褶。不过一会儿,它平息了下去,又回到了柔嫩与平静的状态。你用手指轻轻地在两只乳晕上划圈,又转移到乳头上,它们再一次抬头,在健硕的胸肌上,就像平稳海面上的两块礁石,它们是上天的恩赐。

你一袭灰色的风衣,走在墙的暗处

尼古丁与大麻在你指尖袅袅升起

你进屋与他聊萨特、昆德拉、性交

你说这就是爱情


我说“不!爱情并非如此”

而是分别前洒落的泪水

而是严寒中炽热的梦境

而是晴空下喜悦的重逢


公告

由于博主精神状况不稳定,近日极少更新,见谅

1 / 11

© 米哈伊尔 | Powered by LOFTER